战后的伊拉克境内许多地方枪声此起彼伏

2018-05-26 06:31

  3月20日是伊拉克战争爆发15周年的纪念日,当天伊拉克中部萨拉赫丁省发生一起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武装分子制造的袭击事件,造成6名平民丧生。中东媒体评论说,频繁不断的恐怖主义袭击是伊拉克动荡局势的一个缩影。15年过去了,伊拉克战争的后遗症仍未消除,美国许诺的“民主与繁荣”也并未降临。政局不稳、民生凋敝、恐怖主义威胁难除、缺乏资金,伊拉克重建之路困难重重。

  长期以来,依托不同宗教和文化背景的众多部落家族群体,构成了伊拉克社会的基本元素和政治结构的整体平衡格局,中东一些学者说,伊拉克政治和社会原本具有很强的黏合力和凝聚力,而美国毫不留情地打碎了这种格局,把伊拉克推进深渊。

  阿尔及利亚《消息报》发表评论说,对伊拉克民众来说,美国发动的战争不啻为一场挥之不去的“噩梦”,可怕的是,这场“噩梦”似乎没有完结之日。文章说,战争前,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在阿拉伯国家中的发达程度令人刮目相看;现在,伊拉克的破败和血腥程度令人瞠目结舌,两相对比,可谓天壤之别。

  伊拉克战争之前,依靠丰厚的油气收入、稳定的形势和良好的投资环境,伊拉克的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收入在整个中东地区都名列前茅,令不少国家艳羡。然而,伊拉克战争彻底摧毁了该国的经济基础和民生设施,铁路、机场、医院、住房等领域的建设停摆,与此同时,基地组织、“伊斯兰国”等恐怖势力趁势坐大。

  人民视觉

  强行楔入和移植所谓民主、自由造成严重的水土不服

  眼下,推进伊拉克重建困难重重。在“美国优先”政策影响下,特朗普政府正试图从伊拉克抽身,在伊重建上没有表示出足够诚意。在2月的伊拉克重建国际会议上,伊拉克政府提出近160个大中型投资项目,涵盖机场、铁路、医院、学校、住房和炼油厂等,其中包括摩苏尔机场重建项目及巴格达地铁线路建设项目,这至少需要880亿美元资金支持。但美国政府没有向伊政府提供任何直接援助,而仅仅提高了伊政府的信贷额度。这也直接导致伊政府最终筹得的资金与实际需求相距甚远。目前如何筹措如此庞大的资金成为一大难题。

  埃及开罗大学伊拉克问题专家拉法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,伊拉克是一个教派林立、矛盾盘根错节、利益诉求多元的国家,战争打开了“潘多拉的盒子”。他解释说,战争打破了伊拉克原有的社会政治等生态平衡,使潜藏的矛盾在外力助推下交织释放,高烈度、高频次地爆发。实践证明,伊拉克有其特殊性,强行楔入和移植所谓民主、自由,反而会使原本稳定的社会结构乱了套,造成严重的水土不服。而从根源上说,美国不该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发动伊拉克战争,对此,一些国家的政客们应该进行反思,避免伤及大量无辜的类似悲剧再次发生,这才是人们纪念伊拉克战争爆发15周年的现实意义所在。

  许多伊拉克人原本指望战后过上幸福安逸的生活,现实情况却事与愿违——安全形势恶化、物价飞涨、失业率高企……根据联合国伊拉克援助团提供的数字,目前伊拉克的贫困人口高达700多万,全国失业率达11%,其中年轻人的失业率更是突破20%。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去年年底宣布,打击“伊斯兰国”战役让伊拉克损失了将近1000亿美元,这给伊拉克战后重建带来重重障碍。

  核心阅读

  “中东在线”网站评论说,战争使伊拉克改朝换代,美国发动的战争摧毁了伊拉克的社会秩序和法律基础,在不同信仰者之间埋下了仇恨和冲突的种子,并为恐怖主义势力的滋生和泛滥提供了土壤。现在这个国家陷入严重分裂和混乱中,虽然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,接踵而至的打击“伊斯兰国”战役业已终结,但两河流域仍在滴血。

  15年前,美英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借口是萨达姆政府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美国要销毁这些武器,维持地区和平,并许诺带给伊拉克“民主与繁荣”。15年后,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难觅踪影;美国信誓旦旦的“民主与繁荣”,更是遥不可及。战争给整个伊拉克社会和民众留下的创伤始终难以愈合。

  政治生态平衡被打破,宗教、民族等各类矛盾迸发激化

  战后的伊拉克境内许多地方枪声此起彼伏,爆炸声不绝于耳,遭殃的是普通民众。根据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一家名为“伊拉克死亡数字统计”网站公布的数字,从2003年至今的15年间,仅仅在各类爆炸和袭击中死亡的伊拉克平民就多达20万,令人触目惊心。

  15年前,2003年3月20日,美英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,发动伊拉克战争。伊拉克战争不仅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的统治,也摧毁了这个国家的法律和秩序,打破固有的政治生态平衡,导致宗教、民族等各类矛盾迸发激化。

  战争还造成大量伊拉克人弃家舍业、背井离乡,沦为难民。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统计,虽然已经有一些人重返伊拉克,但目前伊拉克仍有约250万人流离失所,无家可归。本报记者在开罗街头,经常可以看到来自伊拉克的难民,他们有的投亲靠友,有的则无亲无故,靠打工维持生计,其境况令人同情。除了埃及,约旦、黎巴嫩及海湾诸国,都不乏伊拉克难民的身影。记者有一次去卡塔尔采访,香港铁算盘高手坛,在那里结识了卡塔尔《东方报》的一位记者,他就是伊拉克人,战争后流落到卡塔尔,在当地报社获得了一份难得的工作。他对伊拉克战争悲愤不已,认为美国发动的这场战争绕开了联合国,没有得到任何授权,是非正义的,“战争改变了我的一切,也改变了我的国家伊拉克的一切!”

  (本报开罗3月22日电)

连年的战乱导致大量伊拉克人背井离乡、沦为难民。图为两名生活在难民营的伊拉克儿童。